小提琴
发布者:艾斯 我要编辑    推荐进入论坛    进入我的随笔
时间:2010-03-18 10:46

          听说若余要换一把全码的小提琴,阿就拎了一把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是我女儿拉过的,你让若余先试试,如果觉得行,就告诉我一声。”阿佩扔下这句话就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应该说这是一把老琴了。业内人都知道,老琴比新琴值钱,虽然不是古董,但小提琴需要把声音拉开,正如好的玉需要打磨一样。在天鹅绒的黑琴盒里,红红的琴身很是显眼。但也显得朴实,正如琴面上磨损的痕迹,显出主人曾经的磨练与刻苦。顺着琴边看过去,可以看到做工的考究。琴颈摸上去很是圆润,琴面与琴体的连结处天衣无缝,不象有些琴的琴颈看上去很美,仔细摸上去却会有些搁手。从琴身的S形缝看进去,隐隐约约能看到里面有一行英文似的东西,却看不大懂,只认得1836四个数字。

         若余是个很听话的孩子,每天都很自觉地拉琴练琴,前不久他以很优秀的成绩通过了五级考试,所有教过他的音乐老师都说,若余有音乐天赋,耳朵灵敏。如果经济条件好,我们也是想给他买把好琴,但妻子没有工作,单靠我一个人的薪水,想买把好琴,实在有些为难。我们的经济预算就只在三五百元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如果1836代表年份,那这把琴还是个古董,怪不得看起来有些不同平常呢。从广播电视网络上我们也经常看到这些古董提琴的新闻,有些欧洲古董琴价码已开到几十万美元,名家制作,名家拉过,名家的灵魂据说都在上面呢! 有的据说有专人收藏,仅供少数当代著名小提琴家们借光演出。所以,沐浴更衣,焚香拜琴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当然,这些对我们普通百姓来说,可能永远都只是一个传说。

       “爸爸,这个琴是欧洲的老琴!”若余叫道。

       “你怎么知道?就凭这上面的年月字码?”我们反问他,孩子的话还能当真?

        “是的,你看!”若余指着电脑上搜索的信息。没想到小小年纪,思路却比我们活络多了,竟然将小提琴上的字,输到网络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果然,网上的图片与我们面前的小提琴里的字码一模一样,唯一不同的是制造年份。资料告诉我们,这类琴是19世纪欧洲最负盛名的小提琴工匠制成,价值连城。

         看到这里,我不由得仔细再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比较,一个字母不差。再看图片,油漆着色,提琴风格与形状,竟然越看越象。气氛竟然有些肃穆起来。一把价值连城的小提琴真的就在我们面前?虽说买不起,但有眼福看一下,也算不错了。人不可貌相,谁说不是呢?

        “若余,拉一下给我们听听!”虽然我们是外行,但这几年每天监督儿子练琴,耳朵也被迫陪练出来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 “注意,小心,轻点!”妻子更是大气不敢出一下,还用手掩着,深怕气呼上琴面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是!”若余到底是孩子,心理上没那么多负担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手一扬,行云流水般,美妙的琴声弥漫在整个房间里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就是不一样,就是不一样啊!”我不禁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 “没什么呀,我觉得与我的琴差不多。”若余不以为然,“主要是我拉得熟练,拉得有感情!”新西兰长大的孩子真是不知道什么叫谦虚,什么叫大言不惭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明天带给你们德国小提琴老师看一下!”妻子总是很乐意将好东西让人家看看,“顺便让她给估个价!”

         我心里却说,“估什么估?估了也买不起!”不过,估一下也有好处,看这个在奥克兰专业交响乐园的首席小提琴手爱娃到底识不识货,看是不是个真的行家。要知道,若余跟她学小提琴的学费可不低。
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我们小心翼翼地把琴拿到爱娃家里。打开琴盒,爱娃拿起琴来,先拉了一小段,说,“琴音还不错。”行家就是行家,管你什么牌子,听琴音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 爱娃放下琴弓,拎着琴颈,转动提琴,“看起来象是一把老琴,手感不错”。

       “你看这里面的字码!”若余还是抢着开了口,指着琴身S缝里的字样。

       “噢?竟然是我们德国的老鲁道夫做的?不大可能吧!”爱娃自言自语。原来上面是德文,难怪我们看不太懂呢。

       “从哪里来的?”爱娃问我们。

       “一个香港朋友”妻子说,“能帮我们看一下大概值什么价吗?我们想帮若余挑个琴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我也不太懂。老琴很难说。”爱娃的话让我们有些失望。“但我明天可以拿给我的朋友看看。他是专们做小提琴的。”没想到德国人做事情这么认真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这琴哪来的?”回到家,妻子就给阿佩打电话。妻子心无城府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是一位覃先生,也是从香港来的。他是专门修旧钢琴的。”阿佩也是快人快语。

         原来是覃先生。这个覃先生我们认识。上次若余喜欢钢琴的时候,我们看中了一台德国钢琴,成色很新,随同去的钢琴老师是一位当地人,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她对那台钢琴的喜爱,这种过于喧宾夺主的直率与坦诚给我们带来了麻烦,卖主一口咬定1800元,还将我们塞到他手里的500元定金硬还给我们,完全不给讲价的余地。1800元对我们穷人来说,当然是一大笔开销。于是,我们花30元请覃先生来看琴。没想到,覃先生只看了一眼就对卖主说,这不是德国琴,这是一架韩国琴。他很熟练地弹了几个键,试了下音,非常肯定地说,百分百是韩国琴,别说1800元,800元都不值。后来,卖主一看有人识货,便主动一再降价,但我们再没兴致了。覃先生说,别怕,这里二手琴多的是,你不用再付钱给我,我一定帮你买到琴。果然,覃先生帮我们挑了一台琴,真是价廉物美。但我们心里想,这么多趟,那30元挑琴费恐怕连汽油钱也不够啊。这样实在的人,做生意能赚到钱吗?我们曾到过覃先生的家里。妻子刚办团聚移民过来,英语也不好,找不到什么工作。夫妻俩就把客厅一隔,住在客厅里。其他房间全都租了出去。我们站在小小的厨房兼客厅里,一台老旧的大电视搁在碗柜上,逼得人眼睛都难受。人也感觉特别闷热。一台在这里很少看到用到的老式电风扇吹着带来些许凉意。阿佩有个患自闭症的儿子,赵太太有时帮忙照顾,赚点钱贴补家用。阿佩告诉妻子,本来她自己可以照顾,享受政府给病患儿的津贴,但赵太太更难,这份活就给赵太太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覃先生哪来的小提琴?”妻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从人家那里收的呗,说是从欧洲收来的。”阿佩说

         过了几天,爱娃把琴拿来了,告诉我们,这把小提琴只是把仿冒品,也就值三四百元。但对若余来说,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等以后水平提高了,再买一把好的吧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心中的一块石头也落了地,还好,是一把我们买得起的琴。
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样?你们家若余喜欢不喜欢?”当妻子问阿佩琴的价格时,阿佩反过来问妻子说,“琴是孩子拉的,孩子喜欢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是多少钱买的?”妻子问道,太多的生活经历告诉我们,亲兄弟要明算账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是2000元从覃先生手上买的。你还没告诉我,若余喜不喜欢呢?”阿佩还是问。

        “若余倒是喜欢,可是。。。我们实在买不起。”妻子只好用这做个推话。

        “如果你们若余喜欢,你就给300元好了。这个琴也就值这个价。我买时问过一个琴师朋友。”阿佩说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怎么当时还是给了覃先生2000元?”妻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 “其实覃先生只精通钢琴,对小提琴不太懂的。他被人骗了,我也不想戳穿他,就算是帮一把他吧。再说,在这异国他乡的,谁没个难处呢?”阿佩说。

 

  讨论区 —— 已有0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
  选择以下可用表情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 写下您对此新闻的看法
新闻
黄页
商品
店铺
商家

NZ$ 38.15

NZ$ 17.20

NZ$ 49.50

NZ$ 27.80

NZ$ 15.75

NZ$ 188.00

NZ$ 12.00

NZ$ 7.50

NZ$ 59.00
  社区
  文苑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Google Sitemap Generator